那天大約是小婷高考後的一個月左右,我難以抑制地想知道小婷考到了哪座城市,于是不自覺地走到了她們學校高考的榜單前。那是夕陽夕照的傍晚,小婷的中學裏飄散着桂花的香氣。這種氣息我曾經在小婷身上聞到過,所以感到特别親切。

_1_article_big_image_watermark.jpg


  榜單前一個女生對我說,小婷的高考失敗了。這是個大辮子的女孩,長着漂亮的黑眼睛。她又意味悠長的告訴我,小婷在高考前就崩潰了。她的精神在高考前似乎受到了什麽猛烈的打擊。在前幾門沒有考好之後,最後的兩門考試她都沒有參加。她放棄了。
  這個大辮子的女孩又告訴我,小婷本來是他們班的前三名,老師們都對她寄予厚望,覺得她本應該考上名牌重點大學。。。。。。我聽着這些話,突然想起小婷曾經對我說:你把我毀了,你是禽獸。我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麽,我隻是覺得自己很可恥。
  出于自卑的心理壓力,我努力地讨好着這個大辮子女孩。我不斷地逗得她爽朗發笑,最後和我一起,在我租的那間小屋裏上床做愛。
  這個大辮子女孩不是處女,她說她和她男朋友曾經在高二時試着做過。我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處女。最重要的是她是小婷的同學。所以我用力的幹她,讓她發出痛快的号叫。我在這種叫聲中尋找着靈魂的精華和罪惡。
  我一直和這個大辮子女孩保持着聯系。因爲通過她,我能夠知道小婷在哪裏,小婷在做什麽。大辮子考取的是我剛畢業的那所大學。一開學她就把辮子剪成不到一指長的短發,人也就變得說不出的醜陋。她晃着一頭短發,歪鼻子斜眼的告訴我,小婷在一所很一般的補習學校補習。我沒有勇氣去找小婷,因爲我覺得看見她後我可能會内疚。我還是喜歡她的。每當我和一些其他的女孩子
  上床時,我就會想起她,想起她第一次做愛時發出的慘叫。
  這段日子我找到了一個機關工作。上班時間除了掃地提水巴結科長之外,就是大量閱讀報紙書籍。自然周末也少不了參加處女膜破壞小組的活動。這種有意義活動的參與結果就是:到我再見到小婷時,我已經做齊了整整二十朵小紙花。小婷的話還是最鮮豔最精制的。看到這朵花,我就總是想念她。
  最後,在小婷準備第二次參加高考的兩個月前,我決定要見見她。我的本意是鼓勵鼓勵她,所以我去了她的補習學校。
  她比一年前明顯胖了一點,臉色蒼白了更多。每個補習的女生都會這樣,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。倒是我的出現出乎了小婷的意料。看到我時,小婷的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一樣落在地闆上。我們彼此注視了很久。我說:“祝你今年高考順利。”她慢慢走過來,狠狠抽了我一個嘴巴,然後伏在我懷裏放聲大哭。
  那天晚上,我們回到了我的宿舍。我已經跟單位要了間單身宿舍,不再租那間可憐的校外小屋了。在床上,我用行動告訴着她這一年我有多麽想念她。她也無聲地配合着我。那張宿舍的小床在黑暗中發出叽叽嘎嘎的歡叫。仿佛我和小婷做愛,這張床最快樂。
  我覺得我和小婷和好了。于是很虔誠地給她看我所做的二十朵小紙花。我對她說:“你就是其中那朵最大最精緻的。”她的臉色刷地變了,變得沒有一點血色。她生氣了。她知道我還在不斷地破壞着處女膜。她是第六個,一年時間卻多了十四個。我不但沒有學好,反而變得更壞了。那天晚上,她連夜就走了。我不知道她身上有沒有裝着足夠打車的錢,但我知道小婷一定恨我恨透了。有人說過,高考就像做愛,第一次是最重要的。男生女生都一樣。在第一次之後,男生就越來越油條,女生則越來越爛。小婷的第一次高考失敗了。第二次也同樣失敗了。隻不過第二次我沒有怎麽刺激她,是她自己失敗的。當然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因爲在高考前幾天,小婷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  高考落榜後,小婷來找我。那時我正在宿舍和小剛對詩。身邊坐着一個明眸浩齒的女孩。這個女孩說我和小剛誰的文采好,她就把她的貞操獻給誰。小剛吟了一首《春曉》:春眠不覺曉,處處性騷擾。夜半呻吟聲,姑娘變大嫂。我受過高等教育,當然不肯輕易認輸。所以我出了個上聯,隻要小剛對出下聯,我就幹拜下風。我的上聯是:月經帶,月月帶,越帶越經帶。這是個千古絕對。小剛一肚子大糞,根本沒法對上來。眼看他就要認輸離開,把這個女孩讓給我時,小婷來了。
  小婷的眼睛有點腫,她說:“我懷孕了。”我無話可說。我很健康她也沒有生理問題。這是很自然的事情。我的冷漠讓小婷很憤怒。她揚着拳頭說:“你毀了我。你是個禽獸!”這句話我以前就聽過,很耳熟很親切。她又說:“我恨你一輩子。”說這句話時她似乎又變得平靜了。說完,她揚長而去。
  她變得有點尖刻有點堅強。我想這也許是因爲讀了《牛虻》的緣故。我也曾讀過《鋼鐵是這樣煉成的》,但我依舊沒有什麽高尚的品質。像小婷這樣,能充分從書籍中吸取力量的女孩,我是佩服的。
  小婷這一走,我就兩年沒有再見過她。
  這兩年的時間裏,我們處女膜破壞小組的活動也漸漸減少。我們四個都覺得有點乏味了。原來,生活中所有的東西都會慢慢讓人厭倦,沒有什麽是永遠值得去做的。我們活着還有什麽意思呢?兩年的時間,小軍已經從黑社會打手的身份混到了一個小頭目的地位。小強發了财卻陽痿了。他對錢财的渴求遠遠超越了對性的欲望,很變态。
  隻有我和小剛還同過去一樣。在平乏與無聊中,浪費着光陰。這段時間裏,我讀了一本很令我感動的書。書名叫《也許痛苦,未必幸福》。作者乃綱在他的序言中表示他寫的是感情,而我卻從那本書中讀到了過去的純潔。這種高尚的感情我幾乎已經忘記很久了,沒想到一本書又讓我看到了曾經的人格。我憎恨回憶過去,因爲這會讓人更覺得可恥。于是感動之後,我立即把這本《也許痛苦,未必幸福》燒掉了。我要把自己過去的人格,過去的崇高,像邱少雲一般化爲灰燼。
  但是,人生中許多事你總是不能不回憶,有許多人你也總是無法忘記。小婷就是我無法忘記的。兩年之中,我眼前總是閃過她的身影,她的表情。我忘不掉第一次見她時,她撫摸着《牛虻》的書皮,很認真地告訴我:“這本書描寫的是靈魂的堅強和不屈的理想。”我覺得這句話是她的一面旗幟,展示着她純潔外表下的高貴品質。我想念她。我發現思念讓我更加愛她。如果我再見到她,我想我一定還會對她說:“我把你毀了,所以我要負責你一生一世。 ”有一天下着大雨,小軍告訴我他見到了小婷。小軍的老大開着幾家有色情服務的歌舞廳夜總會。小軍看見小婷在那裏面當坐台小姐。頂着大雨,我立刻連夜奔進了那家歌舞廳。看到小婷時我幾乎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她穿着件女孩最隐秘部位都一望無餘的白短裙,側身坐在一個老得可以做她父親的男人腿上。那個男人肥胖醜陋的大手,正在小婷已經不能再短的短裙下肆意亂摸。小婷撒嬌地說:“趙老闆,你壞死了。”說完,她看見了我。那一刻我以爲小婷會哭泣。可是她沒有。她向我笑了笑就繼續讓那個老男人亂摸。我哭了。我知道我真的把小婷毀了。
  我沖過去,拿出身上全部的錢摔在那個老色鬼的臉上,告訴他這個小姐今晚我包了,然後拉着小婷沖了出去。我把小婷拉到大雨中,我質問她:“你還記得《牛虻》嗎?”她哼了一聲,說早忘了。雨水打濕了我們的衣服,也沖掉了小婷臉上厚厚的化妝品,他終于又變得純潔而楚楚動人了。
  我帶她回到了我的住所。單位已經給我分了一套房子。窗外雨不停地下,像爲幾千年人類悲哀哭不盡的眼淚。小婷點燃香煙,給我講了她這兩年的生活。在第二次高考落榜後,她心灰意冷。再加上懷上了我的孩子,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,她所承受的壓力是可想而知的。她打了胎,然後在幾個地方上過班,最後在酒吧做起了小姐,自然而然地經過了從不賣身到賣身的過程。我對她說:“記得我的話嗎?我說過,我把你毀了,所以我要負責你一生一世。”她冷笑一聲,說:“我已經不是過去的小婷了。現在的我不再單純幼稚了。我再也不會去相信這種你們臭男人說出的鬼話啦。”她起身要走,臨出門前又轉過頭留給我她的手機号碼,告訴我如果想嫖妓就給她打電話,她收我半價。
  我想追她回來,可是我做不到。她的确已經不再是小婷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ஐ∽瀚宇∽ஐ 的頭像
ஐ∽瀚宇∽ஐ

ஐ∽宇∽ஐ

ஐ∽瀚宇∽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