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過窗戶,我看到她在樓下的雨中站了一會,任由雨水無情地沖刷着她的身體。我想她一定在哭。我覺得如果我沖下樓在雨中擁吻她,那麽我們一定會重歸于好。但是我錯了。就在我想但還沒有沖出門時,我看到小婷轉過臉惡狠狠向我這棟樓吐了口痰。那一刻正好一個閃電,雷電的光輝照亮了整個夜空,也叫我看到了小婷充滿惡毒怨恨的眼睛。她是非常恨我的,我肯定。她的眼睛像惡魔像潑婦像毒蛇。過去那種九寨溝海子式的甯靜清澈已經徹底地消失了,沒有了。我覺得很害怕。一聲悶雷之後,我坐倒在地上。

 


  我把小婷毀了。
  我托小軍照着點小婷,小軍在那些夜總會舞廳很吃得開。小軍說:“一個婊子也值得你這麽上心。”我聽了這話真想揍他,但估計打不過也就算了。
  從那以後,我也見過幾次小婷。我約她出來,她都拒絕了。她說如果我要嫖她就到她們的夜總會去。爲了見她,我也隻有去嫖她。有時我一個人去,有時我和小剛一起去。記得那一次我和小剛一起嫖完她後,她拍着我的肩膀,說我的身體還和原來一樣棒。說話時她身上散發着濃郁的劣質香水味道,早已沒有了學生時代淡淡的桂花香氣。
  再後來,小婷死了。她染上性病,治了幾次沒有治好,爛死了。我知道,她的性病不是藥物就能治好的,因爲她的腐爛是從靈魂深處開始的。她曾經是個很有理想很純潔的女孩,身上曾經散發着淡淡的桂花香氣,她也曾經爲了《牛虻》而振奮。但是她被我毀了。一個人純潔高尚的品質一旦被毀掉,那麽離死也就不遠了。所以,我想也許這個世界上隻有我才知道,小婷是怎麽死的。
  小婷遺體告别那天,沒有追悼會,沒有親戚,沒有朋友。大約他們覺得一個妓女的死是無足輕重的。那一天天很陰。我們處女膜破壞小組和小婷的母親五個人告别了小婷。小婷的父親被她傷透了心,怎麽也不肯來。我沒有想到小婷的最後遺容是那麽純潔,使我看到後立刻就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。而此刻的她已不再抹濃暗的口紅,不再穿那種賣淫爲生的職業裝。她的臉清純蒼白,嘴角甚至微微帶有一絲笑意。她仿佛要很認真地告訴我:“這本書描寫的是靈魂的堅強和不屈的理想。”我明白,小婷死了。這種純潔的面容隻是安在了一堆死肉上面。所以,那一刻我後悔了。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後悔如此的慚愧,我跪在小婷的屍體前,久久地不願起身。我雖然沒有流淚但我的靈魂在流淚。
  小婷的母親在我面前哭得死去活來。如果她知道是我把小婷毀掉的,她會發狂殺了我嗎?她不會。因爲她無法理解我對小婷的毀滅程度。我想起了我們處女膜破壞小組的口号:玩弄她們的肉體,摧毀她們的精神,踐踏她們的人格,折磨她們的靈魂。這四樣我在小婷身上全實現了。可是我卻後悔了。
  處女膜破壞小組今天所得到的成就,就是毀滅了小婷。
  我想,它毀滅的不僅僅是小婷。我們一共做了一百朵小紙花,就是一百個女孩被我們毀滅了。我們玩弄,摧毀,踐踏,折磨。一百個女孩一百個純潔成了我們無恥的功績。我确實後悔了。如果小婷活過來,我覺得我已沒有資格對她說:“我把你毀了,所以我要負責你一生一世。”
  一百朵小紙花擺放在小婷遺體的周圍。我把小剛小軍小強的紙花全部都要來了。我要用這一百朵紙花,作爲小婷的陪葬。我要用這一百朵紙花的貞操和純潔,表達我對小婷最深的歉意!!!
  小婷的遺體和那一百朵紙花一起被火化了。我對小剛他們說:“我們處女膜破壞小組解散吧。”沒人反對。這個組織的确太無聊,無聊到所有人都厭倦了。于是,這個存在了許久的處女膜破壞小組,終于在一個女孩的毀滅中,徹底的解散了。
  從小婷化爲灰燼的那一天起,我的魂靈就處在深深地後悔當中,這種後悔讓我覺得胃在收縮,惡心想吐。
  這個城市中到處飄蕩着那許多處女貞操逝去的鬼魂,像蒼蠅蚊子一樣,無處不在,打擾着我的靈魂。我決心要離開這個城市。我要改變我自己,我要用一種小婷曾經擁有過的純潔重新生活。我買了去最遠城市的火車票。我要徹底地告别過去,忘掉小婷,忘掉那些紙花,忘掉處女膜破壞小組。遠遠地走開。任何人都不會再記得我,我也不要再記得任何人。
  坐上火車後,我的心情是興奮的,我覺得我将要從對小婷的愧疚中走出來了,我在笑。我的情緒好像也感染着同坐的乘客們。他們笑容滿面地與我寒暄,讓我有了一種回家般地溫暖。我的對面坐着一個純純的女孩,她大約是個女學生,也許要到外地去上學。由于她長得很漂亮,我不由得
  多看了兩眼。發現我在看她,她就擡起頭沖我笑了笑。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手中拿着一本《牛虻》。她撫摸着《牛虻》的書皮,很認真地告訴我:“這本書描寫的是靈魂的堅強和不屈的理想。”
  一聽這話,我哭了。我長這麽大就從沒有像今天一樣傷心過。我的眼淚像潮水一樣噴湧而出,我的身體不停地顫抖,嘴裏卻發不出一點聲音。在座的每個乘客,包括那個女孩,都驚奇的看着我。可是我不在乎,我要哭個痛快,我要讓眼淚盡情地流淌,希望可以用淚水洗刷我罪惡的魂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ஐ∽瀚宇∽ஐ 的頭像
ஐ∽瀚宇∽ஐ

ஐ∽宇∽ஐ

ஐ∽瀚宇∽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